沈辞

叶修。

我发现有小可爱关注我老福特都不提醒的。

【all叶】今天的叶秋又绿又委屈

※激情摸鱼,直播梗。

========
“大家好啊,好久不见。”

久违的,真的是久违的,荣耀大神叶修的直播间闪起了亮光,叶粉小姐姐喜大普奔,奔走相告,弹幕也是各种哭诉。

【修修!!!】

【哥哥看我!!!】

【哇修修你终于开直播了我想死你了嘤嘤嘤】

【一拳一个嘤嘤怪】

【修修修修你都好久没直播啦是不爱我们了吗】

【嗯?等等,怎么是点爷】

【点爷成精了自己开直播???】

【建国后不成精的你醒醒】

【刚刚是修修的声音啊】

“来点儿,给大家打个招呼。”出声的人还是藏在大狗狗小点的背后,用手拎起小点的爪子,上下摆动。

“汪。”小点一如既往的配合自家主人。

【似曾相识的场景。】

【但修修的手手依旧是那么白净】

【升华了】

【修修你给我们看个脸好不啦】

【实名举报主播不露脸】

【哭了,叶修你这么好的颜都不露脸嘤嘤嘤】

“……你们不是说你们看小点就好了吗。”

【我们说了吗????】

【没吧???】

【是真的有……叶叶的微博留言最多的就是“求点爷”“求点爷直播”】

“你们看小点就好了。”叶修继续说。

【……等等我缓一缓。】

【这年头怎么有人这么可爱!!!】

【哇这个小语气~】

【修修你吃醋了咩hhh】

【乖啊我们是爱你的】

【宝宝你露个脸吧求你了】

还没等叶修说什么,他的房间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

【哇噫,西装禁欲系。】

【希望前面的等会不要后悔自己说的话。】

“叶修你又开直播。”来人站在叶修身后,语气说不出的酸。

“无聊啊。”叶修说着,歪头贴着小点的头,“露脸了。”

【妈耶美颜暴击】

【修修好像没开美颜啊】

【←他有哪次开过美颜?截图都是自修的】

【吸一口叶叶】

“我看人家直播都有主题的,就你坐这什么都不做。”叶秋吐槽,乖乖搬了个椅子跟他哥坐一块。

“我乐意。”叶修瞥一眼口嫌体正直的自家弟弟,“小点也乐意。”

“汪。”

行吧。

叶秋委屈。

明明是自己带回来的狗,却黏着叶修,还懂了人话,天天就知道气自己。

不过还能怎么办?

靠唱凉凉度日呗秋弟弟。

叶修也没管旁边这位一副“我不高兴不开心快来哄我”的表情,专注于和弹幕聊天。

“其实我今天开直播也不知道要干嘛。”叶修说,“你们叫我开我就开了。”

【我们都叫了你三个月了呀叶叶你现在才开_(:з」∠)_】

【修修你还看微博????】

【那修修你看私信不啦?】

“没看过。”叶修想了想,说,“要不我现在翻一下?”

虽然叶修用的是询问语气,但手已经在操作打开了微博私信。

【完球了,我每日打卡问好。】

【我才完了,我每日告白。】

【你们奏凯,公开处刑啊,我每日告白就算了还讲骚话……】

【完球了orz】

【天啦噜叶叶来真的?微博有撤回嘛/哭】

果不其然,一打开私信界面前十几个都是诸如“修修早安!”“修修我今天也爱你❤”“超喜欢你的,么么哒。”的少女告白,还穿插着例如“哦,叶修,我今天对你的爱的味道该死的甜美!”的有猫饼的言论。

叶修刚想一个个点回复,叶秋在旁边叫开了:“诶哥,这么多你回的完吗?”

叶修看着几个划拉都不到头的私信犯了难。

“咱就不回了,挑几个现场答就好了。”

叶修点头,同意了叶秋的提议。

叶秋:我会让你们得到我哥的亲手回复吗?不存在的,呵呵。

【嗯????秋弟弟?】

【弟弟,你怎么能打扰你未来嫂子和你哥第一次对话呢???】

【前面白日梦。】

【本来以为修修真情回馈,没想到是谢谢惠顾……】

【心痛了,今天不说晚安了……明天再补上那份爱。】

【真实遛粉现场。】

【呵,修修他遛得还少么。】

【习惯就好……】

“有问问题的了。”划拉了半天鼠标的叶修终于找到一个夹杂在告白之中的问题,“这位呃……今天喜欢叶修的我元气满满同学问……叶神你觉得少女攻少天同志如何?”

【哈哈哈哈哈少女攻】

【哇哦叶修的表情一言难尽哈哈哈】

【还好还好就是嫌弃加惊讶】

【秋弟弟完全就是嫌弃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怎么样?”叶修愣了好几秒,想了想黄少天,“少天他的身高不应该是受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实力嫌弃了】

【不是修修你每天在微博你都看些啥!】

【不行,cp粉开始入侵修宝的大脑了,他还是个纯洁的孩子!!!!】

【修修连攻受都知道了值得表扬!】

【前面的戏精闭嘴啦哈哈哈哈哈哈】

【我实名举报叶主播人参公鸡!!!!!——黄少天v】

【我的妈说正主正主就到了不得哈哈哈哈哈】

【叶修你又说我!我还是不是你的小心肝了!——黄少天v】

【……】

【……】

【……哇唔】

【没想到真的少女】

【小心肝是哪个土味情话来着??】

【鸡肝】

【鹅肝】

【小心肝?】

叶修看着黄少天本人一说话就被弹幕围观,甚至被说到毫无反驳之力,并没有想帮忙的意思,甚至有点想笑。

于是他笑出了声。

弹幕诡异的消停了几秒。

然后炸了。

【哇我刚才有种成功的感觉!】

【我也!】

【甚至体会到了烽火戏诸侯,只为佳人一笑的快感!】

【修修那声笑超级苏,有没有姐妹录了,求一个!】

【我的妈呀耳朵怀孕的感觉】

“……咳,我们看下一个。”叶修看似平静的说,如果耳朵没红的话,“这位白t红裤同学问,喻队真的手残吗?”

“他是真手残。”叶修正经的点点头,“但他比正常人手速快得多。”

“而且啊,要是喻文州手速快,我们这些选手还用活?”

【叶神说笑了。——喻文州v】

【哇什么剧情今晚是喻叶女孩了吗!】

【我希望你能当面夸夸我。——喻文州v】

【喻叶女孩为自己正名!】

【死磕一对有啥用,像我,杂食。】

【为什么前面黄少出没没人说黄叶女孩出没啊,黄叶女孩不配拥有姓名吗!】

【因为黄少天自己就是粉头啊哈哈哈哈哈】

【闭嘴吧黄叶女孩内心动荡了已经】

【年度奇观啊简直是】

叶修已经不想知道弹幕说的都是什么意思了。

叶秋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一部笔记本电脑,同步看叶修的直播,的弹幕,盯着那些cp言论,手指不自主的扣着西装裤的边。

“下一个下一个,我就不读名字了你们自己看。”叶修快速的浏览私信,艰难的找到了一句带问号的,“请问……”

“不好意思我看错了,来,我们继续找。”叶修突然止住前面的话语,生硬的转了话题。

【我们看到了!】

【请问韩文清的胸肌手感好不好!】

【请问韩文清的胸肌手感好不好!】

【请问韩文清的胸肌手感好不好!】

【请问韩文清的胸肌手感好不好!】

“你们眼力怎么这么出众……”叶修见逃不过,只好停下找问题的动作,“手感……我哪知道啊我又没摸过。”

【真的没有?我不信。】

【男生互摸胸也没什么的,叶叶说嘛!】

【我也挺想知道的……】

【他真没摸过。——韩文清v】

【下次来q市再说。——韩文清v】

【……】

【谢谢前面打破】

【根本不敢议论韩队……】

【斗胆提出……再说,啥。】

【是约定给摸吗?】

【这么给。】

“老韩你可闭嘴吧,霸图粉都拿出四十米长刀对着我了。”叶修托着腮。

【我觉得不会。】

【霸图粉迫于淫威不敢造作xxx】

【明明每次修修带队长征q市都会被声讨,还不敢造作。】

【那也不敢扔瓶子了啊,上次韩队听说修修被扔瓶子,大发雷霆……】

【恐怖咧……】

【话说我修在b市,微草也在b市,啥时候来个联谊啥的?】

叶修碰巧看到了这个弹幕,歪头露出了神秘的围笑:“你猜?”

【你……你猜我猜不猜?】

“你猜我猜你猜不猜?”叶修继续围笑,“好啦不逗你们,王杰希的确想这样做,但我拒绝了。”

【为啥????】

【?????】

【修修?!!!】

“因为他们说要去游乐园。”叶修说,“我是这么幼稚的人吗?”

“只是懒而已吧。”一旁被忽略很久的叶秋淡淡的戳破谎言。

“汪!”许久未出声的小点叫了一声。

“……”

“……”

“你看,小点都同意了。”叶秋笑摸小点头,然后被点爷龇牙警告。

“……哼。”叶修难得被怼到无言以对。

【王叶女孩期待有姓名!】

【会有的。——王杰希v】

【不得不说我都开始淡定面对时不时出现的职业选手了】

【王叶蒸煮盖章666】

“咳,我们来找一下最后一个问题。”叶修十分生硬的换话题。

【噫修修把好几个问题忽略了??】

【没看到吧?】

【修修的职业选手的锐利眼神很强的好伐】

【嗯?又忽略了几个,什么操作】

叶修看到了自己想要的问题,抬眼看着摄像头:“请问修修你爱我们吗?”

“我爱你们。”

说完就关了直播,让叶粉小姐姐们面对黑屏中反射的自己的受宠若惊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修修????!!!!!!】

【什么操作???】

【卧槽我脸都红透了】

【啊啊啊啊修修跟我告白啦!】

【我爆哭这个人怎么这么好呜呜呜】

【完球了一辈子都要沉溺在修修的温柔中了】

【求大佬的音频啊啊啊!】

这一天,是叶粉女孩集体炸裂的一天,也是她们措不及防过大年的一天。

—fin—

叶秋:那四舍五入一下哥也爱我!

叶修:不爱,我爱小点。

叶秋:我……/委屈巴巴

=======

我发现还是这种傻白的直播适合我。

什么时候修修能说爱我呢【日常做梦

看看今天能不能搞一篇练习生出来。
一想写文就停不下来。
但我已经忘了剧情emmmm

【周叶】暧昧期(下)

※狗血慎入,有原创人物

※(上)→http://xx1029.lofter.com/post/1e8789cb_eee9ec48

(中)→http://xx1029.lofter.com/post/1e8789cb_ef052fe4

==========

苏澜看到叶修的第一感觉是不太好的。

孤男寡男,看起来还是同居。

即使苏澜没有腐属性,但还是忍不住的想了一下。

说不定他们只是兄弟呢!苏澜这么想着。

还没等苏澜在叶修身上问出关于周泽楷的近况,本尊已经端着茶出来了。

然后苏澜看着周泽楷直径的坐在了叶修旁边,大腿挨大腿,而两个当事人没觉着有什么不对。

三个人都不是话多的主,闲聊了几句苏澜就离开了。

周泽楷用余光观察叶修,见他好像没有什么异样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说:“我跟她没什么关系的。”

“嗯?我知道啊。”叶修方才防着咪咪用爪子拍他拿着杯子的手,说,“发小嘛。”

周泽楷张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

“小周,我没想多,真的。”叶修转头看着莫名委屈巴巴的周泽楷,说。

“嗯……”周泽楷轻皱着眉头,满脸失落。

他还想着叶修能吃个醋,代表他可能有一点点喜欢自己。

可惜,叶修不是言情小说的女主,叶修只在吃饺子的时候蘸醋。

“好啦。”叶修看着周泽楷的表情,觉得他挺像自家小点的,便伸手揉搓了几下周泽楷的头发,把他的发型稍微弄乱了,“今天不用训练?”

周泽楷摇摇头。

“你吃了没?”叶修看着钟,说道。

“没。”

“那我煮个面。”

叶修做饭很好吃。这是周泽楷在苏黎世参加比赛的时候才知道的事情。

那时候国外的饮食大家都吃得不太习惯,每天都能抱怨两句。叶修被耳边黄少天的嘀嘀咕咕吵烦了,那天晚上就和苏沐橙一起端出了几道家常菜,也不说特别好吃,但他们都是被国外的冒牌中国菜摧残过的,现在一吃,恨不得把舌头都吞进去。

周泽楷看着厨房那个系着围裙的背影,没有说话。

叶修看似专注的切着葱花,脑子里却在想着刚才的事情,他知道周泽楷现在盯着他,但他不能回头,也没有理由回头。

如果他和周泽楷在一起,受到打击更大的是周泽楷。周泽楷还有事业,出柜对于他来说是不利的,社会的舆论往往是最残忍的。

所以他不能回应周泽楷。

周泽楷适合更好的,叶修想。

两碗面很快就做好了,他们面对面的坐着,都吃着面,却食不知味。

叶修洗了自己的碗就躲到书房玩荣耀了,等周泽楷进去之后,看到的就是叶修带着耳机手指快速的完成操作,看样子是在打boss。

周泽楷关上了门,不再打扰他。

叶修在周泽楷关上门的下一刻抬起了头,摸出了手机,给苏沐橙打了电话。

“沐橙,我明天回兴欣。”

“什……叶修,你和周泽楷吵架了?”电话那头,苏沐橙惊讶的问。

“没有。”叶修说,“就是……”

“就是觉得叶秋也不会再找我相亲了,回兴欣指导指导你们。”叶修低声道,“上场比赛的战术是老魏想的吧,猥琐至极。”

“叶修……”苏沐橙了解叶修,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对。

“我没事。”叶修这样说着,挂断了电话。

还是做个了断吧。

=============

晚饭订了外卖,吃完后盒子一丢俩人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今天电视播的是八点档类型的电视剧,但两个人的注意力都没在电视上。

叶修搂过从他肩膀上下来的咪咪,任由它伸着舌头舔自己的脸。

周泽楷沉默的看着叶修。

“小周,我明天回兴欣一趟。”还是叶修打破了沉默。

“为什么?”周泽楷看着叶修微颤的眼睫毛。

叶修没回答。

“因为苏澜?”周泽楷靠近叶修,他们凑得很近,叶修感觉到了周泽楷的呼吸,轻柔而炽热,“还是因为我喜欢你。”

叶修抚摸猫的手一顿。

“……都不是。”叶修说,“你想太多了。”

“那你喜欢我吗?”周泽楷凑得更近,近到还有一点点就能亲到叶修的脸。

“……小周,我喜欢你。”叶修微笑着,“但听话,你要为你的事业和家庭着想。”

“我可以处理。”

叶修摇摇头,没有再说话。

周泽楷常年喷一款木调香的香水,黄少天经常笑他骚包,但叶修觉得还挺好闻的,这次也一样,叶修的周围都环绕着木香。

周泽楷在抱着他。

叶修把头埋在周泽楷的颈窝,细细嗅闻着。

叶修发现他对周泽楷完全没有原则,像现在,周泽楷抱着他,他舍不得推开周泽楷。

完了。叶修想。

完了。

“跟我在一起好不好。”耳边是周泽楷软软的询问,他也发现了叶修对这样的自己没辙。

“……”叶修抬起头,沉默不语,突然用额头撞了一下周泽楷的,“你也太狠了。”抓住我的破绽不放啊……

周泽楷只是笑笑,将叶修抱得更紧了些。

—end—

猫:你们注意一下夹在中间的我好不啦???

苏澜:我就知道……不必和我说了,我自己走。

====

修修的想法其实是我的想法,现在网上的舆论真的可以轻易的杀死一个人。一个有点流量的明星爆出了不符合大众观点的事情就会被全网黑,不管是出/轨还是出/柜,都会被无差别对待。在荣耀火遍全球的时代,荣耀第一人周泽楷和流量明星的人气一致,受到的舆论打击也会越多,从而影响事业,影响战队,甚至影响家庭。
这是我的看法。





520截图纪念一下_(:з」∠)_

感觉暧昧期是没人看的惹_(:з」∠)_

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的_(:з」∠)_

【周叶】暧昧期(中)

※有原创女角色!狗血!

※本来以为两发完的,我错了。

※跟我一起喊!青梅比不过天降!!

※上篇http://xx1029.lofter.com/post/1e8789cb_eee9ec48

下篇http://xx1029.lofter.com/post/1e8789cb_ef068d81

==========

于是这对“兄弟”各自怀着同样的想把对方拐上床但又怕对方是钢铁直男的心情开始了同居生活。

虽然粗俗了一点,意思是差不多的。

虽然说着是同居,毕竟周泽楷还是一个人气不比娱乐明星低的电竞选手,每周除了训练就是拍广告和接受采访。每天早上在叶修没睡醒之前就出了门,又在晚上八九点才回家。

叶修在周泽楷家住下的头几天,还能啧啧的感叹生活不易,然后看周泽楷每天都是如此,便就不再试着调侃什么。只是会摸清时间,尽量在周泽楷出门的时候出来打个招呼,又在他差不多回到家的时候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陪猫玩,等周泽楷回到家时给他一个微笑。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做这些,毕竟这样真的挺像一个每天的工作就只有等丈夫回来的全职主妇。他想了许久,才在心中给了自己一个答案:我愿意,怎么着吧。

=========

第一天让叶修住在自己家时,周泽楷心中是有无限的期待的。

因为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江某早就看出来他对叶姓前辈的不同于对他人的感情,又怕说出来让他尴尬,变着法子的给周泽楷发了一堆恋爱小点子。

周泽楷心嫌体正直的全看完了。

然后暗搓搓的幻想了一下下。

然后现在自己心心念念的叶姓前辈就在自己家里。

机会啊!机会啊!大大的机会啊!周泽楷心中的小人人不停的蹦跶,让他的心也跟着不停的蹦跶。

可惜,他估错了自己的人气。

本来拥有“荣耀第一人”称号的他接到的通告就多得很,现在再加上一个世界冠军队队员,这个通告量马上就多了很多,他连倒时差的时间都没多少就投入了工作与训练。

于是别说是“掰弯直男叶修”,连见到叶修都成了难事。

但最近几天,叶修像变了个人似的,特别是晚上周泽楷回到家,他都会在沙发上和咪咪一起玩,似乎是在等他回家。

咪咪就是那只橘猫的名字,来自取名苦手叶修,至于周泽楷……他养了这只猫快四年了都没取名字。

通常都是八九点钟,他们肩挨着肩坐在长沙发上,看着综艺节目,嘴上聊着今天发生的事,一般都是叶修说,周泽楷听,偶尔的,周泽楷也会用简短的语言述说他今天的经历。聊着聊着就到了睡觉的时间,各自洗完澡,就互道晚安了。

有时候周泽楷实在太累,听着听着就迷迷糊糊的靠着叶修的肩膀睡着了。叶修僵硬着肩膀,摸到遥控器把电视关了,小幅度的摸着咪咪,望望天花板又看看地板,再盯着咪咪背上的橘色的毛,就是不敢看肩上的周泽楷。

就这样等到周泽楷醒来,一脸歉意又带着睡意的抱歉,叶修就揉揉周泽楷的头发,让他洗个澡去睡觉。

等周泽楷去洗澡时,叶修会后知后觉的感受到刚才周泽楷靠近自己肩窝上呼吸时心尖上的酥酥麻麻的感觉,又后知后觉的脸染上了绯红。

========

这样的日子大约过了很久,叶修这样觉得。其实也没多久,快两个月吧,叶父可能被叶秋拦住了或者是拎着叶秋去相亲不管他了。

这天下午,叶修突发奇想的在阳台的编藤吊椅上看书,大腿上盖着毯子。冬天午后的阳光照在人身上还是很暖和的,叶修眯着眼睛看书也不知道看进去多少。咪咪照常的黏着叶修,爪子勾着叶修的毛衣睡得香甜。

突然开门声响起,叶修打了个激灵,迷迷糊糊的朝门的方向望,咪咪也被抖醒了,晃了两下耳朵,眯着眼打了个哈欠。

按理来说周泽楷不应该回来得这么早,但进来的确实是周泽楷。

还有一个女的。

这个女孩子身材娇小,半长的头发尾部微卷,戴着粉蓝色的围巾,穿着卡其色的大衣,像邻家小妹妹一样的可爱。

叶修也没空猜测这个女孩子是谁,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怎么有种沐橙看的小说的即视感。

通过女孩自己的介绍,她叫苏澜,是周泽楷的发小,今天在路上遇到了,就跟着一起回来了。

叶修坐在沙发上,手安抚着还在炸毛的咪咪,它在睁眼的一瞬看到那个女孩想摸它,一爪子就挥了过去,可惜被叶修抓住了,咪咪背上的毛都炸了,冲着女孩凶巴巴的叫了几声。

“抱歉,这孩子可能怕生人。”叶修道。

“呃……没事。”苏澜说。

气氛非常尴尬,苏澜看上去也不是荣耀的粉丝,叶修找不到话题,周泽楷作为两个人都认识的人,他在厨房泡茶,可能是没找着茶叶,到现在都没出来。

“呃……叶先生,您是泽楷的朋友,您知道他现在都喜欢什么么?”苏澜突然压低声音说,“我们都好久没见面了,想多了解一下他。”

“……荣耀吧?”叶修沉思了一下,发现自己完全不了解周泽楷,连他的喜好都不清楚。

“网游啊……”苏澜低垂着睫毛,“可是泽楷这么忙,就算我玩荣耀也没办法接近他啊……”

叶修懂了。

她喜欢周泽楷。

这是什么情敌相见的名场面啊????

—tbc—

是真的狗血了,但都写出来了总不能放弃吧!

于是我去看了一篇言情小说,霸道总裁的那种。

然后我只想说:这都是什么东西(╯‵□′)╯︵┻━┻

听说lof可以发置顶了

这里是沈辞,原圈名兮汐。

蹲叶修坑底至今不想爬出来,叶受相关除蓝叶皓叶等都能吃两口,偏杂食。

写文主要写all叶和周叶,其它不写。

点梗可私信,勾搭可私信。

墙头朱一龙白宇,最近狂热未过沉迷追星。

更新看日期【和心情】,上学时月更,放假时周更【大概吧

准高二理科生写的傻白文章能被关注我或者给我点小心心的小姐姐们喜欢我十分的高兴,也十分感谢你们的喜欢。

微博:沈辞_抱着修修不放

qq:1458632284【欢迎叶唯粉加我,但我经常长弧话废,空间活跃型,而且空间二三次不分,最近沉迷追星,慎加!



【周叶】暧昧期(上)

※狗血剧,ooc

※中篇http://xx1029.lofter.com/post/1e8789cb_ef052fe4

下篇http://xx1029.lofter.com/post/1e8789cb_ef068d81

=========

国家队的十四名队员在b市机场面临分别。

这意味着他们要和在三个月里朝夕相处的队员们分离了。

所以同一个队的,比如蓝雨的俩人,打算一回去就开瓶2L的冰可乐庆祝一下。

在b市机场,国家队的领队——叶修,无所事事的玩着自己被叶秋弟弟硬塞的手机,突然脸色一变。

“各位,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叶修严肃一如决赛的战术讨论会的表情,“你们有谁家能借我躲躲的。”

“老叶,你没地儿住回上林苑不就行了。”方锐奇怪道。

“叶修,你不是和家里人和好了吗?”苏沐橙在叶修身边小小声的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音量说。

“怕不是被催婚吧。”王杰希冷不丁的说,“要你回去相亲。”

叶修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

“可怜的奔三人士。”

“啧啧啧。”

“老叶……你……唉!”看看,连黄少天都用异常的简短语句来表达他对叶修今后悲惨生活的怜惜。

“碰”的一声脆响,是从一言不发的周泽楷那边发出的。周泽楷站在离铁制的座椅很近的地方,他似乎是一不小心把自己的行李箱挪了一下,撞到了座椅。

嗯,一不小心。

在场的三位心脏之一的喻文州同学首先明白了什么。

“我记得,周队有一间自己住的公寓。”喻文州同学决定帮帮这个不善言辞的三个月都没追到人的周泽楷同学一把。

“嗯。”

“小周。”叶修蹭到周泽楷旁边,“你看我在比赛期间这么照顾你的份上,帮帮我呗。”

在周泽楷的角度,叶修就是在仰着头,用他那藏着星星的自己最喜欢的下垂眼,朝自己撒娇。

奶思。

然后周泽楷就答应了。

美色误人,十分奶思。

==================

叶修从苏黎世回来,行李都没换一件,直接拎包入住周泽楷的公寓。

周泽楷的公寓有异于他在外人面前的性格。

叶修入眼的第一感觉是:很温暖。

长沙发上摆着几个形状各异的抱枕,也有几个大小不一的企鹅玩偶,一个横躺的抱枕上有只橘猫蜷缩在上面打盹,听见开门声只是抖抖耳朵,头都没有从抱枕上抬起。

阳光在落地窗边的绿色植物中穿插,从错落有致的叶片间落在象牙白的地砖上。

阳台很大,周泽楷就在阳台上放了一个白色的编藤吊椅,午后的阳光正好可以经过这个地方。

叶修对毛茸茸的动物没有抵抗力,匆匆换了拖鞋就靠近橘猫,小心翼翼的用手指碰了碰它的耳朵。只见它的耳朵上下动了动,一直眯缝着的眼睛也睁开来,好奇的看着这个打扰自己闭目养神的人类。

然后闻闻叶修还停在空中的手指头,就抬起身子将头凑到了叶修的手掌心。

“它还记得你。”周泽楷说,他也用手轻抚着橘猫的背。

叶修其实不是第一次来到周泽楷的公寓。

第七赛季时,嘉世客场对轮回,叶修因为战队的一些不顺心的事情,出酒店散散心,不料中途下大雨,把叶修淋了个透心凉,被路过的周泽楷捡回来了,于是就在这间公寓借宿了一晚。

那个时候吸猫体质的叶修和这只橘猫就玩得很开心,甚至到了睡觉的时候橘猫也团巴团巴的睡在了叶修的怀里。

周泽楷心不在焉的撸着猫,目光停留在眼前人的黑发上,蓬松而柔软。

像猫一样。

周泽楷腾的站起身:“我……我去收拾房间。”

还没等叶修说什么,周泽楷已经拎起他的行李走进了次卧,并关上了门。

叶修眨眨眼,顺手又揉了一把在自己手上蹭的橘猫,突然一顿。

周泽楷坐在次卧的床上,盯着叶修的行李箱。

好像,我要和我的暗恋对象同居了?!

==========

叶修是在集训的一个月里知道自己对周泽楷的感情的。

集训时,两人一个房间,抽签决定。

于是叶修就和周泽楷住一个房间。

缘,妙不可言。

叶修也承认自己不怎么直。

通过同吃同住,每晚躺床上十有八九能看到一个出浴美人。

想不冲动都难。

叶修也有自知之明,自己是一个退役的人,而周泽楷在职业圈如日中天,是自己耽误他。

而且周泽楷也不一定是弯的。

所以叶修克制着克制着,忍着忍着,就被苏沐橙看出来了。

苏沐橙的原话是:你的眼睛一直朝周泽楷的方向瞄,是个人都知道啦。

叶修很委屈,周泽楷就不知道。

那时,苏沐橙坐在叶修旁边,轻声说:“如果你要让他不知道,最好是跟他要好一点,让他分不清你对他是兄弟情还是爱情。”

叶修只是将信将疑的看了苏沐橙一眼,伸手把苏沐橙垂下来的长发别到她的耳后,便离开了。

坐在原处的苏沐橙看着叶修的背影,笑笑。

希望叶修不要发现自己是在牵红线。

============

周泽楷喜欢叶修,这已经是除了叶修之外,国家队所有人都知道的一件事情。

每天早上周泽楷都会打多一份早餐,给睡得迷迷糊糊在食堂餐桌上趴着的叶修。

只要和叶修一起走,周泽楷总是会落后叶修一步,只为从后面看着叶修走路时晃动的发梢。

训练时力求完美,然后眼睛一直盯着叶修让他夸夸自己。

甚至在叶修面前,周泽楷的话都变多了。

于是在两个互相暗恋的人心照不宣的情况下,以为很隐蔽其实很明显的过了三个月,成功的让国家队十二名队员吃了不少的狗粮。

但他们自己不知道。

还宣称这是兄弟情。

呸。

—tbc—

(下)有原创女性,而我,连她名字都没想好。

女配不配拥有姓名←不

emmmm被镇魂结局气fong,练习生……就先放放?

收拾东西的时候翻到了上课的时候写的狗血脑洞,周叶的,很……言情,我那时候好像想写个两三回的,现在想想可能就是一发完。

先洗个澡,可能兴致一来我今天就把它写了。

酝酿一下狗血。

【巍澜】脑补一个剧版结局

※大体就是巍巍利用虫洞阻止了面面,没有三族战争,沈巍没有出现在赵云澜的生活中,大家都生活在安逸的世界中。二人从未相见,但都有依稀的感觉。

※第一次写巍澜,ooc

※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写emmm

===========

“镇恶者之心,扬善者之德……”

“镇恶者之心,扬善者之德……”

赵云澜躺在特调处的沙发上,双眼无焦距的望着天花板,嘴里嘟囔着这句早已烂透于心的话。

龙城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人们在按时按点的上下班,学校的铃声也在按点的响起,没有什么事情打破这种按部就班的生活。

特调处已经快一个月没有接到案子了,处里的人都在无所事事的坐在电脑前玩游戏吃零食,活活的塑造了一个被挂在网上就会被人骂啃公粮的机构。

可没办法,最近地星人都不会到地上犯事了,这样就没有奇案悬案了,就自然不会有特调处的工作了。

“诶,老赵,别念叨了。”猫化的大庆一屁股坐上赵云澜的肚子上,成功的把赵云澜给压回神了,“听说了么?地星有两位大人物回来了。”

“什么大人物?”赵云澜听大庆这么说,感觉心尖突然疼了一下。

“一个叫黑袍使,一个叫鬼面,还是一对双生。”大庆舔舔爪子。

“诶哟,这大人物还有俩。”赵云澜说,“这下热闹了。”

“可不,黑袍使说要到我们这来协助工作。”大庆又说,“不过他不加入特调处,只负责把犯事的地星人送回地星。”

“嗯嗯,不错不错。”大庆说到后面,赵云澜已经没有耳朵听了,满脑子都是“黑袍使”这三个字,突然嘟囔了一句。

“黑老哥……”

“你不要命啦!”大庆一爪子拍向赵云澜的胸口,“你连黑袍使的一面都没见着就老哥哥哥的,小心他揍你。”

“要是真像你说的这么大人物,人家也不会计较那么多的。”赵云澜摆摆手,“提前下班,收工啦。”

不等处里在电脑前坐得东倒西歪的人应上一句,赵云澜已经出了门口。

这种和平的日子,真难得。

赵云澜顿住脚步,他为什么觉得这种日子难得?龙城的每一天不都是如此吗?

赵云澜皱眉,挠挠自己的头发,继续向家的方向走去。他已经很多天没有骑他那辆骚包的摩托或者是大红的越野了,赵云澜觉得他一不赶时间二则是懒癌发作,脑子里也总想着走路回家还不耗油,便每天上下班都是慢慢的踏在朝阳或晚霞上,慢慢的回到家中。

唯一的缺点是,回到家,家里总是黑暗的。在楼下,仰头望去,别家的灯火阑珊,却丝毫不能影响到自己家的一团漆黑。

赵云澜本以为自己早已习以为常。

但这几个月里,他总想着家里会有个人在等着自己,他做好了晚饭,收拾好了家里,像个田螺姑娘似的,然后坐在餐桌前。自己打开房门,他便转过头,说一句“回来了。”。

或者是他还没回家,可能是因为工作问题,自己就大咧咧的躺在沙发上或者床上,等他回来,看着他气急败坏的骂自己不按时吃饭,然后一把抱住他在他耳边撒个有辱自己纯一脸皮的娇,最后盯着那个为自己煮饭的背影嗤嗤的笑。

可是没有,赵云澜试过在沙发上躺一夜,没人打开门,没人叫醒自己,没有人。

赵云澜踢了一脚路边的小石子,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想法,怕不是太久没谈恋爱了吧?

小石子飞了出去,撞到了一个尖头皮鞋的鞋尖上。

“啊……对不起。”赵云澜看着这颗石子,条件反射的道歉。

“没事。”这是一道悦耳,而熟悉的声音。

赵云澜猛地抬头,看着面前这张有着说不清的熟悉感的面孔,几近窒息。

他似是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我叫赵云澜,请问先生贵姓?”

“免贵姓沈,沈巍。”

“沈巍……”赵云澜感觉自己的心尖又疼了一下,“好名字。”

沈巍笑了笑,他也在贪婪的看着赵云澜的脸。

他们似乎未曾相见,却感觉相处千年。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赵云澜红着眼框,笑得像重获自己心爱之物的孩子,“更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

沈巍看着赵云澜笑,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回家吧。”不知谁的哽咽声音,说着最动听的话语。

事事都有轮回,但本质依旧不变,人是用心去交友,而非一段经历或回忆。

=fin=

关于虫洞的脑补在wb上看多了就想写点he安慰一下自己。